Left

menu

Right

menu

  • 那鏡面的彼端
  • READ FIRST

    click to open

    >>>《關於長廊》

    2018_01
    07

    >>>《Hundred Days-20.燈下》

    來自於<百日> 

    --那些是,渾沌未明的感情。

      至冬,微雨。
      那樣的天氣,已經好幾天了。
      究竟是幾天呢?僅只一日,或是早已一年?
      在昏昧的灰白天空之下,時間彷彿失去意義。
      在無人空蕩的街道之上,空間彷彿失去控制。
      不知身在何處。
      不知所思所想。
      茫然四顧茫茫--
      唯有微燈明亮。

      傘之下,有誰的身影呢?
      燈之下,又是誰的等待漸次腐敗……
      直到那樣的眼神失了光彩,散漫成白日裡的紅彩。
      你與徒步的渴望同行,卻最終失了他的步伐。
      你與奔馳的夢想同行,卻最終丟了他的足跡。
      被一切遠遠拋下。
      彷彿,高速前進的影片裡,從未動彈的一點。
      彷彿長曝光相片裡,唯一的清晰。

      時間不走,人不停留。
      那些膨脹、滿溢、受輾壓的情緒都成為引爆點,卻沒有火藥使其爆破,於是默默熄滅。
      留下那心口的悶痛。
      滿地不確定的傷口與碎片,輝映著夕陽的血紅。
      刷洗不去的嗚咽聲,在夜晚靜靜地響起,傳入無人的耳中,
      帶來無人的陪伴,與溫暖的寂寞。

      長雨之中,長夜之中。
      搖曳不定的燭火之中。
      徘徊不去的螢火之中……
      哪裡有著你的追尋?哪裡又乘載著你的遺跡……
      燈下無眠,無居民,無繁榮,無生機。
      漫漫長夜的失眠,是星光點點的眨眼。
      窗簾之後,之後的之後,有你無神雙眼。
      遙望高遠夜空。

    --誰的恍神背後,又有誰的身影?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寫些什麼
    或許是詩、或許是歌,或許只是一陣毫無意義的悲鳴
    我想離開這個世界。
    我不想從這個世界消失。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