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menu

Right

menu

  • 那鏡面的彼端
  • READ FIRST

    click to open

    >>>《關於長廊》

    2017_11
    23

    >>>《黑色與金色的那個.黑色的那個》

    來自於<回憶 回憶> 

      「小時候你明明那麼矮……」交疊著身形坐在地上,你仰頭望著幾乎能將自己完全包圍的他。

      「我啊……國中的時候就比你高囉……」他將臉埋在你頸後,用力吸氣「不知道呢?開始做木工……就長高了。」

      「……你是狗嗎……不要這樣吸我……」很煩人。自從……「回來」之後,他黏著你的時間明顯得變長了。

      不,或許不該說「變長」,畢竟真正在一起,也是那之後的事情。

      就算,他一直想著你。

      而你也一想著他。



      說穿了,你也只是感到膽怯。

      你很耀眼。這不是自誇,而是從周圍人們的眼中,觀察出的結果。而你也利用了這個耀眼,把自己黑暗的靈魂埋藏在那些光芒底下。

      不是那樣的。有多少次,你想大喊出聲,對所有人說,不是那樣的。

      一點也不、一點也不、那些在你的靈魂上抹不去的裂痕、在身體上難以抹去的傷痕。

      而你也曾疑惑,一個人的身體上,能層層疊疊多少傷痕?像是侵蝕一般,緩緩滲進你,化作千瘡百孔。



      「已經……幾乎看不見了呢,除了這裡。」他的親吻不帶性慾,只是緩緩地逐步確認,用那雙翠綠而明晰的雙眼。

      「早就沒事了,笨蛋。」

      與你不同。

      從有記憶來,世界就是模糊的……你毫不懷疑自己有一天會失去視力,但如今……

      「才不是沒事吧。」他熟知你身上的傷痕,因為你曾經一天天的,對他道盡。

      其實你也不懂,自己竟然能記的那樣清晰,那些被傷害的記憶,原來未曾遠去。

      或許與你相同。

      走訪了整個地球,看遍了所有美景--

      也依然回到這個人的身邊。



      只因為眷戀著那樣的身影。

      挺拔而靜默的。平穩而溫厚的……

      他是你最喜歡的。也說不出原因,只是在他面前,你就如同被解下了枷鐐,重新獲得……自由。

      是的,因為那種悲慘的原因,你用盡全力追逐他,然後,

      超越了他。

      不知不覺之間,你的視線超越了他,揚向未知的遠方。

      與他道別的那天,你忘記了寂寞、也忘了他。

      「那個啊……對不起。」

      「啊?什麼?」



      你忘了身後的他。

      以為自己追逐的,是某種遠大的夢想、是某些廣闊的風景、是那些無人抵達的地方。

      是了,確實,你是去了。

      然後回過身,才發現身後空無一人。

      原來那些狂喜,若無人分享,只能化作寂寞。

      於是你開始寫信,每到一個國家,就往那個雪國小城寄去一封。

      彷彿那些寂寞、喜悅、思念、歡喜,都能壓縮成小小一方信紙,抵達那遙遠的彼方。

      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你知道,自己必定會回去。

      帶著這些回憶、帶著那些傷痕、帶著……



      「其實我那時候還以為自己會被揍。」他一邊畫著圖,一邊說。

      「啊?什麼時候?」

      「你回來的時候。」

      你眨了眨眼,「你啊……」

      「不過因為我太開心了,開心的覺得自己會死掉,就覺得不賭一把對不起自己呢。」他放下筆,抬頭凝視著你。

      「你啊……」

      「笨蛋、超級大笨蛋。」然後無比認真的,

      「……你以為你說方言我就聽不懂嗎?」

      「得意忘形、驕縱任性的蠢貨。」說著,

      「啊……吵死了--」

      「『我愛你」』




    媽的就把我閃瞎就夠了啊(被閃到暴怒
    我迫不及待地想把他們的名字告訴你們
    可惜(ㄍ


    這是黑/金的第四篇,前三篇請見↓(按順序)
    《如果變成回憶》
    《那隻貓》 (番外)
    《金色的那個》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