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menu

Right

menu

  • 那鏡面的彼端
  • READ FIRST

    click to open

    >>>《關於長廊》

    2017_06
    10

    >>>《野貓》

    來自於<回憶 回憶> 

      你,養過野貓嗎?

      這樣說的同時,你的腦海裡,是不是出現了那些在街上遊蕩,看見人便貼上去喵喵叫著討食的貓兒呢?

      不,那些貓兒,充其量也只是毫無尊嚴的流浪貓,為了吃飽,什麼事情都能做。

      所謂的野貓啊,與流浪貓是不一樣的。在他們的腦海之中,並不存在「從屬」這個概念。

      沒有任何人可以擁有、高傲的貓,就稱為野貓。

      不過,這不代表他們仇視人類,事實上,野貓也是能相當親人的。

      我家附近,就有隻野貓。

      那是一隻纖細的貓,有著金色閃亮的毛髮與水亮的藍眼睛。在他的頸項上,用紅色的項圈掛著一個金色的鈴鐺,輕輕碰一下就會發出清亮的脆響。

      他似乎對那個鈴鐺感到相當驕傲,每當鈴鐺響起,他的表情都特別滿足。

      我並不擁有他。事實上,我確知誰也並不擁有他。



      餵養野貓的方式很簡單,只需要耐心與等待,再加上一盤飼料。

      然後等著飢餓的他路過你的院子前,被食物吸引進來。

      這樣一來,你就會被他登記為「會提供食物」的人。

      踏出第一步之後,接下的事情就簡單了。

      慢慢地、將他邀請到家裡來,讓他在沙發上躺一躺,得到允許的話,輕輕地撫摸他的毛髮。

      我明天也會過來喔--野貓離開時若這樣說,那麼你在他的心裡,就多多少少有一些地位了吧?

      我所餵養的野貓,從未連續前往同一戶人家兩天以上。透過簡單的跟蹤,就能知道這點程度的事。

      「你明天也會來嗎?」就算這樣問,也無法獲得任何答案。

      野貓只會輕輕笑一笑,然後離開。

      彷彿他從未前來。



      如果能夠得到信任的話,就算是野貓,也會在你的屋子裡,岔開四肢酣睡。

      那隻金色的貓,已經對我感到熟捻了。

      他有個奇怪的小習性。

      若是在他睡著時撫摸他的臀部,就會發出高亢地叫聲。

      我想,他很喜歡被撫摸臀部吧?只要那樣做,他就會不自覺地抬高屁股,一邊低聲叫著。

      雖然是隻公貓,不過他的叫聲卻特別尖細。像小貓那樣,總是奶聲奶氣地叫著。

      實在是,特別地惹人疼愛呢。讓人想好好地蹂躪他。

      漂亮的貓咪,會發出怎樣的聲音呢?



      就算是野貓,也有疏於防備的時候。

      趁著他熟睡的時候,我輕輕將他抱起來,放進了早已準備好的籠子。

      他是太美麗的貓,而我想要占有他。我希望,他能與其他野貓不同,能夠成為一隻家貓。

      只屬於我的家貓。

      他醒了。他發出巨大的叫聲,藍色的眼睛充滿恐懼。

      我知道他只是不適應自己突然失去了自由,試著伸手撫摸以安慰他時,卻被咬了一口。

      沒有傷口、也沒有見血,警告性的一口。

      「別怕。」我低聲說,無比認真地望著他,希望他能放心。

      他開始發起抖,我望了望窗外,原來開始下雪了,室內的溫度也掉了下來呢。

      怕他著涼,於是我開啟了暖氣。



      已經兩個月了。

      那隻野貓,仍然無法被馴服,我開始焦躁了起來。

      明明是那麼美麗的貓咪--每天用好吃的食物供著,對他說溫柔的話,輕柔的撫摸他的毛髮。

      就連這樣,也無法馴服他嗎?

      難道就沒有辦法,讓他不再低吼、嘶罵,對我言聽計從、只屬於我一個嗎?

      總之,先教他收起爪子吧!然後是坐下,最後再教他,對主人嘶吼是相當不禮貌的。

      如果充滿愛心的教導,無論怎樣頑劣的性格,也一定能被我所感動。



      果然,正如同我所預料的,只要用我滿腔的愛情,就能夠感動野貓那顆冰封的心。

      現在,他不再伸出爪子攻擊我,也會乖巧的坐在我的腿上,讓我擁抱他、撫摸他金色的毛髮。

      但不知為何,他顯得沒有什麼精神。

      「我帶你出去郊遊好嗎?」我輕柔的撫摸他,對他說,「我們去海邊看看海、吹吹風,如果那樣的話,你也會變得有精神的。」

      他睜著藍色的大眼睛望著我,眼神有些混濁,似乎並沒有聽懂。

      我想,他也老了吧?只是沒想到時間那麼快,他能陪伴我的時間,看來不多了。

      「壞貓咪,你又亂尿尿了。」感覺到濕意,我笑罵他,將他帶去廁所,為他沖洗。

      三不五時就是這樣,但我樂於照顧我美麗的貓咪。

      就算他偶爾會發出嘶啞奇怪的吼聲也一樣。



      我的貓咪,不會動了。

      昨晚抱著他入睡時還好好的,今早起床時,卻發現他的身體已經變冷。

      我輕輕擦掉他嘴角流出的一絲鮮血,吻了吻他的前額,最後一次抱緊他。

      他的身體仍然殘留著一點點的溫度,好像他還未完全離開。

      「你怎麼,那麼急著走呢,我們明明那麼快樂的。」

      我將他放在庭院裡,他最愛曬太陽的那棵樹下,然後打開庭院的門,離開了這間屋子。

      我有許久未曾上街,因為我想陪著我的貓。

      我走了很遠很遠,我想我不會再回來了,我不想再回到這個我失去心愛貓咪的傷心地。

      遙遠的後方,傳來了尖叫聲,我想,應該是某個未曾見過死去貓咪的人所發出來的聲音吧?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