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menu

Right

menu

  • 那鏡面的彼端
  • READ FIRST

    click to open

    >>>《關於長廊》

    2017_05
    07

    >>>《Hundred Days-16.如果變成回憶》

    來自於<百日> 

      --什麼才是現實呢?

      「萬一明天就要死去,你會做什麼?」
      溫煦的冬陽,你凝視著沐陽的他,腦中莫名的跳出這樣的詞彙。
      輕盈而又淡色的、耀眼的金髮,柔柔的捲起、併攏在他頰邊。
      「打電動吧。」隨口說出的答案,只不過是反應了當時稚嫩的你,當下內心的渴望罷了。
      他笑了,望著遠方輕輕地笑著,「還真像你啊。」
      「你不下來嗎?」高高的枝椏,綠葉包裹的他,很耀眼。
      太耀眼了,好像下一秒會消失一般的耀眼。
      「你會接住我嗎?」看不清他的神情,但語氣仍在輕笑著。
      「……」
      你想不起自己究竟說了什麼、也想不起那之後發生的事。
      
      「你還會回來嗎?」
      清晨的車站,行人匆匆、卻仍零落。
      你與他,隔著月台,遙遙對望,你用嘴型輕輕問他。
      你不知他為何離開,只知道自己永遠無法跟上。
      「你會等我嗎?」他低垂著眼瞼、笑容盈盈,如此回應。
      鏗恰、鏗恰,列車緩緩駛過,靜靜停下。
      他對你揮了揮手,踏上了前往未知遠方的列車。
      「……」你張口,聲音卻掩蓋在震耳的鳴聲之中。

      一個月一封的信,遞給了留在這座小城的你。
      你在屋裡張開了大幅的世界地圖,一封封地,將那些信釘在地圖上。
      從這座小城開始。
      慢慢的、環繞著這塊大陸、又抵達了下一個大陸,他的足跡在地圖上不斷的擴展著。
      最終,會回到這座小城嗎?
      你望著他信裡字裡行裡的思念,仍是不確定的。
      我們的小城,有全世界最美的雪景。他俊秀的字跡,在信裡輕輕寫著。
      你無法回信給他。

      雨打濕的信裡,看不清字句。
      你遺憾著,扼腕著自己的疏忽。
      來自南方的大陸,與即將入冬的小城不同,正值豔陽的時節。
      眷戀著雪景的他、也眷戀著陽光嗎?
      輕輕將信靠在唇上,你嗅聞著那股輕淡的氣味。
      那只是牛皮紙的味道,卻是你所能捕捉的、與他有關的最後的味道。
      你仍將信釘在地圖上,隨手選了一個或許是他在的位置。

      培根的香氣喚醒了你,清脆的油珠炸裂聲,掩蓋了你入睡前聽見的雪聲。
      昨晚,下了今年第一場雪。
      雪聲低聲呢喃,你想著他現在會在哪裡,這樣子入睡的。
      你迷茫的下樓,才驚覺事情不對。
      「你……」
      就在那裡。淡金色的、無重量的、就在那裡。
      纖細的、輕盈的、肌肉結實的。
      快比他還要大的背包,輕輕擱在地上,沾滿了灰塵與雪。
      「啊……你要吃嗎?」轉過身的他,笑靨盈盈、身姿柔細,那幾年的行旅對他而言,似乎不算什麼。

      你記不清是他先擁抱了你、或是你擁抱了他。
      只記得落在唇上輕柔的吻。
      「我以為、你不回來了。」你的聲音或許帶著哭腔吧,那些獨自留守的寂寞。
      他摟著你,親吻你前額黑髮,「嘿,我明明寫了信給你。」
      「我說了好多次的。」他帶著些許不滿,「難道說你沒有把信拆開嗎?」
      「不是那樣。」你拉著他、帶他到那張地圖前,「你的信,總是沾了水。」
      手指輕輕撫過那張地圖,他冰藍色雙眸若有所思,「這封信……」
      「全濕了,抱歉,那時下著大雨。」
      看樣子,他在那封信裡說了回來的事情。

      「我啊,去過了那麼多地方。才覺得在你身邊是最好的。」他慵懶的趴臥在你腿上,貓一樣的瞇著眼。
      「是嗎?」你撫摸著他柔軟的金髮,隨口應著。
      「是啊。」他翻過身,與你對視,「你記得,很久很久以前,我問你若明天將要死去,你會做些什麼嗎?」
      「我說我想打電動。」你輕笑,當時的自己,想的盡是單純的事情。
      「那現在呢?」他閉上了眼,「若明天就要死去……你想做些什麼?」
      「再與你做愛一次。」你俯身親吻他,毫不意外他放聲大笑。
      跟你在一起,還真好呢。好不容易止住笑的他,擁著你輕聲說。

      「那時候……」你若有所思的說,放下了手裡的報紙。
      「嗯?」逗著貓的他,抬眼看了看你。
      不知不覺,他在家裡養了不少動物,最疼愛的還是那隻親人的黑貓,有著淡綠色的眼睛。
      「你在樹上的時候……」
      「啊,那時候啊。」把貓輕輕拋下餐桌,他用力伸了懶腰,「怎麼了呢?」
      「我接住你了嗎?」
      聞言,他明顯的頓住了動作,漂亮的眼眸瞪大「什麼嘛……」然後瞇起眼睛放聲笑了起來,「你竟然不記得了。」
      清朗的笑聲在瞬間與記憶相疊,那時的他,也是這樣大笑著吧。
      「你啊……」那份笑容、真的太過耀眼。

      「你太重了。」那時的你,蹙著眉說。
      「喂--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嘛--」只是興致勃勃的他,似乎並沒有聽進去的意思。
      你仍在發楞,眼前影子一閃,他卻已經跳了下來。
      沒有太多思考的空間,你伸出雙手--

      將那金色陽光,接了滿懷。

      --此時此地,你的重量,便是現實。




    我在思考標題跟內容有沒有關係,大概還是沒有關係吧
    任性的寫了想寫的東西。
    咬了自己滿口糖,我快死了(.....

    我喜歡金色的東西。
    應該說,我喜歡寫金色的東西。
    發著白色的金色、陽光的金色。

    我也喜歡黑色的東西。
    或者說,喜歡寫黑色的東西。
    包容又低調的黑色。

    對於喜歡的人太過於喜歡的時候
    會覺得不像是真的。
    如果是事實的話,就是最棒最棒的幸福吧。

    這故事,或許還有一點後續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