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menu

Right

menu

  • 那鏡面的彼端
  • READ FIRST

    click to open

    >>>《關於長廊》

    2017_08
    02

    >>>《Hundred Days-17.分針、秒針》

    來自於<百日> 

    --你想要以怎樣的姿態,留在別人的回憶裡?



      「是嗎?」電話那頭,那人情緒激動,這頭的你,卻只回以淡淡的漠然。

      似是對你的淡漠詫異,那人暫停了一會,輕嘆,不再多說,只輕輕對你道別。

      「掰囉。下次吃個飯。」



    --是誰在追逐著誰。



      你輕輕撈出那只懷錶,那只錶蓋上一片平滑,全無圖案的懷錶。

      『這上面的雙獅,是我們家族的守護獸哦。到現在還留著獅籠呢。』他清亮的聲音,也一如以往的在你腦中靜靜響起。

      『如何啊?雖然是早已落魄的貴族,也還是有留下點好東西的吧?』

      確實挺厲害的。當時的你就著陽光,仔細地端詳那只錶。

      於是那兩隻怒吼的金獅猙獰又莊嚴的神態、鬣鬃飛揚的姿態,全都深深的刻在你腦海裡。

      『我曾曾曾祖母第一美人的基因應該也有留下來吧?』他忽然將臉湊近專注的你,嚇了一大跳的你險些將手上的東西扔了出去。

      『如何如何?』望著他極近距離的、興高采烈的臉,你愣愣得點點頭。

      似乎是滿意了,他輕輕在你頰上吻了吻,又從來時的窗子爬了出去,留你一人在凌亂的實驗室。

      與那只懷錶。



    --又是誰拋下了誰。



      那次以後,你們極少聯絡。

      只是偶爾的,久居實驗室的你回「家」過夜時,能找到窩在沙發上沉睡的他。

      宛如優雅的美洲豹、在陽光灑落的枝幹上小憩。

      你不清楚他每週有幾次會回到這裡,最大的原因,恐怕是你也並不常回來罷?

      每當在家裡找到他,你總是萬分珍惜的擁著他睡。

      而他也總是在你睡醒之前,便已離開。

      「我畢業後會退掉這間房子。」僅有一次地,你搖醒了沉睡的他。

      「是嗎?」他眨了眨灰色眼睛,輕輕地說。

      你望著他,喉頭梗著,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或許是因為那雙靜漠的眸子,也或許是因為他又重新闔上了眼。

      那晚是你最後一次在他身旁沉睡。

      直到四十年後的今天,你才為當時的不捨落下了幾滴淚。



    --相見、不見。



      學習的領域相同,其實你們碰面的次數並不少。

      但在你畢業以後,但私下見面是幾乎一次也沒有了。

      沒有刻意避免、但就是消極的不發生吧?你的心態從思念,漸漸變成了懷念。

      你不再在晚宴的人群裡悄悄尋找他的背影,也不再偷偷出現在他演講的場合裡。

      你知道他成為頂尖的學者,而你卻在大學裡摸魚打混。

      我們現在、不同世界了。你用這種連自己都覺得可笑的理由,說服了自己。

      卻改變不了睡前撫摸那只懷錶的舊習。



    --繞了一圈,才發現我們仍在同個錶面。



      有次,你在家門前找到了淋著雨的他。

      你慌張地將手裡的傘遞過去,他轉過身卻只是笑了笑,搖搖頭。

      「別擔心我了。」他灰色的眼眸變得沉著,變得有點不像他了,「我只是想來告訴你,這之後,你或許不會再見到我了。」

      「我要到很遠的地方去,」話語帶著苦澀、表情卻很開朗,「對你來說或許是好事吧?畢竟每次見到你,你都笑得那麼……」他話尾太低,以致被雨聲掩蓋,你聽不清。

      「那麼,就這樣囉?」他等了一會,沒等到你的回應,便兀自聳聳肩,輕輕拍了拍你的肩,然後淋著雨邁步離開。

      而你,卻在原地動彈不得。連一個字、一個動作都被深深積壓在心理,一點點也無法表現出來。

      你試著對他的背影大喊,卻除了幾個哽咽的模糊的微弱的哭聲以外,什麼也發不出來。

      不要走。

      上次你沒說出來,這次也是一樣。



    --如果有一天,齒輪停止轉動,或許我就能輕輕倚靠在你身邊。



      那只懷錶,老早老早就壞了。

      不只轉動不了,連齒輪似乎也已鬆脫,盤面上的分針與秒針總是靠在一起、微微的搖晃。

      而時針則是倔強的指著十點四十分。

      你從未送修這只懷錶,只是任由他在時光的侵蝕下逐漸老去。

      但無論如何,你第一次見到他時他璀璨的模樣,你已無法忘懷。

      現在的你,伏在案上嚎啕大哭。

      這或許是你六十幾年來的人生,唯一全心全意哭泣的一次吧。

      你手裡緊緊握著那只老懷錶,像是要把幾十年來的委屈全部釋放一般,肆無忌憚地哭泣。



    --這些年來,你可曾如我想念你那般想念過我?




    關於人生中,某些錯過。
    太過於遲疑或太過於不相信,終究會失去珍惜的事物
    無論多麼珍惜也是一樣

    關於明明相愛卻雙方不知情的戀愛
    鮮少鮮少的,壓抑的角色
    灰色的角色們

    哪一方有心、哪一方無意
    到最後,誰也並未說出口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