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menu

Right

menu

  • 那鏡面的彼端
  • READ FIRST

    click to open

    >>>《關於長廊》

    2017_02
    26

    >>>《庭穿》

    來自於<回憶 回憶> 

      我的老家,是一棟格局龐大,卻顯得有些歪扭的建築。雖然僅有一層,但獨自兀立的姿態卻有著一股柔軟的生物感,某種程度上來說,是隨時倒塌都不足為奇的狀況。

      已想不起上一次睡在這大宅裡是什麼時候了,大約是小學吧?那時候每年過年時,所有的親戚都會回到這座大宅之中……

      但不知不覺的,想不起從何時開始,誰也不在這裡過年了。雖然我隱約的感覺到,是從獨自守著大宅的祖父死去的那年開始的。

      而那些親戚們……似乎都與這座宅子處不來。

      或許有些人並不知道吧?但房子也是有好相處與不好相處的。太過詳細的便略過不提,但這種遺世獨立的深山老宅,脾氣大約就與上了年紀的頑固老頭差不多吧。

      先輕拍門板三下,然後用力推左邊那扇門。沉重的實木門雖然發出抗議般的聲響,卻仍然平順地打開了。

      這就是屋子的個性、他們所訂定的規矩,而這棟房子的規矩,只有我和祖父知道。而毫不知情的親戚們幾乎都從側門出入。

      記憶裡那片井然有序的庭園,如今蔓草叢生、長草及腰,只是在這片看似無序的荒蕪裡,有著一條若隱若現的小徑,指出了玄關的方向。

      多少年沒有人走過這裡了呢?庭園一角那顆不知名、也不知何時生出的樹,兀自開著滿樹的黃花,在微風裡靜靜搖曳。

      我想,是我打擾了這裡的寧靜,畢竟連大門左側的那隻落單的石獅,也是大夢初醒的朦朧模樣。我伸手輕輕撫摸他冰涼的鼻梁。

      多年前,一場地震,帶走了右側的那隻石獅。我還記得左側的石獅那失魂落魄的模樣。

      「祂啊,為了守護我們,拿自己去交換了。」也還記得祖父一遍遍的撫摸著石獅,像是安慰的說著。

      時至今日,我想被留下的他,仍是寂寞的。

      告別了石獅,我前進,並打開了玄關的門。

      陽光恰巧的飛進了屋裡,照映著滿屋宛如封印的灰塵。封住了時間,也封住所有被居住過的氣息,被遺棄的大宅,低調的感傷著。

      大宅沒有淚水,只能用落塵哭泣。



      雖然有些遲疑,但我仍踏上走廊,年久失修的木板不滿的低喃著,卻仍然盡職的支撐著我的體重。或許是因為空氣裡瀰漫的那股冰涼的水氣吧……緩步前進的我,並沒有揚起太多灰塵。

      我知道這股水氣從何而來。於是沒有打開任何房間,而是順著走廊,往大宅的後方走去。

      用以隔開天井的戶外空間與室內的紙門,在那邊少了一扇。或許原本有要修補吧?但不知怎地,在我記憶裡,他一直維持缺漏的狀態。

      天井裡的植物,因為乏人修剪而竄進了室內,但或許是陽光的關係,並未侵入太多。我跨越了它們,踏下了石階,走進天井。

      迎接我的,是細微而輕軟的雨絲。就像在冷冷冬夜裡的絨毯,細細的覆蓋著、飽滿的包覆著,甚至於那些雨點像是懸浮在空中一樣,隨著微風翻捲,讓陽光給映照得熠熠生輝。

      這天井,從不放晴。

      雖然說仍然多少的隨著外界的天候改變著,但無論外在是如何猛烈的晴天,這裡仍會飄著些許的雨點。就如同現在一樣。

      不過……所有的定律,都是有例外的。記憶裡,也就一次吧,天井裡的雨停了,也就那麼一晚,這大宅裡沒有任何聲響,如同死一邊的寂靜。

      而隔天,我們便失去一頭石獅。

      要說起這異常現象的理由……雖然只是傳說吧,傳說,我們這個家族都是神的子孫,有著食夢之貘的血。而這座房子,也因為被具有靈氣之人長期居住,而有了靈力。

      這宅子,究竟經歷過了多少時光呢?這個問題,因為百年前的那場大火,再也不得而知。

      抽離了思緒,我望著向晚的天色。赤紅的夕陽透過了薄雲與微雨,輕輕沾附在我身上。

      拍也拍不去的兒時回憶,就這樣糾纏了上來。我看著兒時的自己在天井裡玩耍、打滾,無論雨有多大,家人都不曾阻止過我。只是經常這樣弄得滿身濕的我,分明稱不上健壯,卻未曾因此受過風寒。

      祖父總笑著說,我是受到祖先眷顧的孩子。是這樣嗎?我曾經深信不疑,直到現在的半信半疑,但在我心底,某個部分卻一直相信著。

      畢竟,我能看見那些魚。那就是活生生的證據,只有我和祖父能夠看見的那魚。

      穿過庭院的魚,純白的、半透明的、優雅的,也是既沉默而又冰涼的,拖曳著長長的身軀,輕靈的游過庭院。

      似乎與我們身處不同空間,若伸出手,也只是渾然不覺得透過了。

      自我有記憶開始,當日光盡褪,魚便會出現。

      只是說,這是怎樣的一種魚呢?除了這裡是否還存在於其他地方?這些都是不得而知的,無論花費多少心力、耗費多少時間,也無法在任何地方尋到關於這些魚的一絲紀錄。

      於是更沒有答案。

      這或許是,只存在這裡的魚吧。

      雖然關於這座大宅的文獻已然燒毀,這些魚卻留著。有時碰觸他們身體時,能夠看見一閃而逝的各種畫面。

      那或許……是思念吧?曾經居住在這裡、曾經生活在這裡的人們,留下的思念、留下的記憶,化為白魚。

      「庭穿魚」,我的祖父總是這樣稱呼他們,那些宛如受到月光照耀才得以現身的魚。



      我望著那些魚巡遊而入了神,直到皮膚被乾燥的空氣刺痛,才發覺雨停了。

      雨竟停了。

      撫摸自己的臉頰,翻轉著雙手,我試圖在這些地方尋找應存在的微小水珠,卻仍是徒勞。

      這個空間,現在乾燥得能夠起火。

      我不知所措,於是維持原本的動作,靜靜佇立。而那些魚,像是毫無感覺似的,仍慢慢的游動著。

      自遠方,似乎響起了微小的聲響。

      那會是什麼呢?我翻找著記憶,試圖對照找出答案。

      啊,有了。那是……乾燥的木柴,燃燒的聲音。

      魚群的動作改變了,他們開始繞著彼此轉圈,宛如魚的龍捲。大門前的石獅,不知何時坐在了我腳邊。

      我慢慢地走向魚群,因為受到他們吸引。

      緩步踏入魚群中央,我的眼角瞥見了赤紅的火光。

      火焰吞噬了一切。

      或許……這樣也好。比起受到遺忘,不如就此消失。

      感覺石獅關注的眼神,才發覺自己正在落淚。

      那些是……寂寞。受到遺忘的寂寞。

      魚群圍繞著我,在我身旁快速的洄游著,冰涼的軀體包覆著我。

      火勢猛烈,我知道在這種深山老林,消防隊不會來得太快。我想,在他們抵達之前,便結束了吧。

      畢竟,這是一座寂寞又乾燥的宅子。

      在意識消失之前,我看見有人向我走來。



      百年古宅燒毀的消息僅佔據報紙版面幾天,根據消防隊的探查,是因為乾燥而起火,現場沒有任何動物受傷或身亡的痕跡。

      在潮濕的雨季裡為何會因乾燥而起火呢?這個問題便成了永遠的謎團。以及,附近地區開始流傳一種傳說。

      在大宅燒毀的那天,有一條白色的大魚自大宅游出,然後竄進了雲團裡。

      貘敲了敲房門,引起那個對窗讀報的人的注意。

      「啊,貘……」約莫二十出頭吧,長相清秀的青年闔起了報紙,微笑著。

      貘凝視著他,因為這一切,彷彿都是夢。

      「貘?」見他不說話,青年起身走到他面前,往他眼前揮了揮手,「怎麼啦?」

      貘輕輕握住他的手,「抱歉,」像是衝口而出,又頓了頓,「這一切。」

      青年笑了,溫柔地擁住他,「別道歉。這麼長時間,你比我辛苦吧?」

      「我很高興你來接我,真的很高興。」

      「啊……就是可惜了那宅子吧,當初落成時你明明那麼高興的。」青年舒舒服服的把下巴擱在貘肩頭,輕輕貼著他頸子,一如以往貘撒嬌的方式。

      「你記得?」貘低聲問。雖然那天的景象他仍歷歷在目,但經歷過那麼多次的遺忘,他仍能記清嗎?

      「大部分吧?大致上……都是你的臉就是了?」青年微微偏頭,蹭了蹭,「這麼多的記憶,還真有點頭痛……真羨慕你啊。」

      「是嘛。」貘低笑著。

      終於,又回來了哪。無論重複過幾次、無論失去過幾次,都還是能回到身邊。天知道貘為此付出了多少代價,只是他仍甘之如飴。

      只要在身邊就好了,僅僅是如此而已。貘不自覺的抱緊了青年,用令人發疼的力道。

      「噓,別哭。」青年撫著他,「我會……陪你一輩子。」

      「你會。」貘低聲回應。

      他努力了這麼久,久的近乎耗盡自己的生命,求的也就是再與這人一同生活一次。

      然後--運氣好的話--能一同死去。



      「你想叫什麼名字?」貘仰在青年膝上,問他。

      「我想想……」撫著他的長髮,青年肆意地笑著,「予寧?你喜歡吧?」

      「是。」

      那是貘最喜歡的名字。來自那個最溫暖的他。

      而庭院裡那對石獅,靜靜的曬著太陽。





    這篇是《輪迴千年》的後續
    關於努力了這麼久,拚命違反天條的貘終於成功的故事(?
    那時雖然相當遺憾吧……但我想到這裡就可以了
    他們已經獲得幸福了

    其實予寧是我自己最喜歡的名字,意味著給予寧靜,是個充滿包容力又溫柔的傢伙
    我想貘應該也最喜歡吧?應該啦?

    這故事屬於一場夢,但寫到後面,我發覺這是他們的故事。
    嚴格說來,魚是記憶,是幾世代以來,住在宅子裡的不同予寧的記憶。
    其實到後來,有很長一段時間,他沒有再轉世到靜家,難以尋人的貘於是轉為研究該如何才能真正的把他留在身邊
    然後,直到他再次回到靜家,條件才成立。
    不過我想這個部分不是很重要,我想表達的只是那座充滿靈氣的宅子,最後甘願犧牲的故事
    物品用久了,都會有靈的,何況是日夜相處的房子

    對了,左石獅也跟著一起去找右石獅囉> 0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