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menu

Right

menu

  • 那鏡面的彼端
  • READ FIRST

    click to open

    >>>《關於長廊》

    2017_01
    13

    >>>《浴棺》

    來自於<雜筆> 

      十多年的愛情死去的那天,天空下著雨。

      而你在浴缸裡放了半滿的水,在那小小的空間裡半浮半沉。

      那些水,像是從你眼裡流出來的。

      那些水,像是從你心裡流出來的。

      因你泣不成聲,也流不出淚了。

      那些失落與寂寞,在那無數個夜晚裡,早已流乾。

      說不清楚,你現在是歡欣鼓舞,或是悲愴難耐。

      或許,兩個也都屬於現在的你。

      矛盾的、迷惘的、茫然的。

      從一個人身邊拿走另一個人,原來那樣的不困難。

      一起住的屋子,仍然留著兩個人的痕跡。彷彿什麼也並未改變,卻有一人永遠不會再打開那扇門。

      不知經過了多久,原本幾乎燙人的水,已失去了溫度。就好像你也失去了溫度。

      或許,就這樣了吧,就到此為止也好。你朦朧的想著,或許自己會就這樣死在這裡。

      浴缸的形狀,或許正好像個棺材。




    反應過來前就寫了這樣的文字。
    這些情緒不屬於自己,或許是某個在我夢裡低敘的故事吧?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