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menu

Right

menu

  • 那鏡面的彼端
  • READ FIRST

    click to open

    >>>《關於長廊》

    2017_04
    13

    >>>《Hundred Days-15.夏末》

    來自於<百日> 

    --夏天,結束了。

      有什麼事物隨之離去。
      說不上來會是什麼,或許是靈魂的一部分--若是人類真有靈魂。

      「每一種成長、每一段人生都有盡頭。」,遙想當年,那人執著包上紅色玻璃紙的手電筒,望著地面小心翼翼的領著你。
      「這一個瞬間,會成為永恆嗎?」你想問,但卻未問出口。
      或許是他的神情令你了然一切,你沉默、閉口不言。

      那年,螢火蟲宛如發亮的地毯,是墜落的星斗閃爍。

      「這應該是今年最後一場螢火蟲。」開著車,神情輕鬆的他,對你說。
      那,你呢?你能持續到多久?
      你憂慮的望著消瘦不少的他。
      回以你的,是他不變的微笑。

      「這樣啊。」
      垂落的雙肩,他雙眼落寞。
      「再也,不會有了。」有如我一樣。你似乎聽見他低聲的說。
      濕地爬滿嘶吼的機械怪獸,熟悉的景象早已蕩然無存。

      「我想再看一次螢火蟲。」
      而你低頭沉吟。

      握在手裡,也不會發熱。
      小小的罐子,輕輕搖了搖,傳來如沙的聲響。

      「聽說,這裡是全世界最美的地方,」你緩緩開口,拚盡全力不令聲音顫抖。
      「這裡的螢火蟲,是最美的。」
      「你會喜歡吧?」

      問句無人應答,唯有你面頰淚珠輕輕滑下。
      去吧,隨著風去吧轉開罐子。
      輕盈舞動,轉瞬消失無蹤。

      黑夜裡,螢火蟲鋪天蓋地閃爍,而你淚眼矇矇。




    無一人不終離去。
    離去之人,饋以想念。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