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menu

Right

menu

  • 那鏡面的彼端
  • READ FIRST

    click to open

    >>>《關於長廊》

    2016_08
    14

    >>>《Hundred Days-11.如果》

    來自於<百日> 

      如果,這個世界,沒有如果。

      我們沒有渴望,我們不會對於未來感到迷惘,一切都如我們所想。

      沒有如果。

      這樣子,世界會更好嗎?

      亦或者,更糟?



      這個世界之於你,是模糊的。

      向左也好,向右也可,沒有一種準則,沒有一定規律。

      你常想,如果。

      你常想,過去。

      那時候如果如何,或許現在的自己會完全不同?

      縱然這種思慮毫無重點也毫無答案,你仍想著。

      望著天空想著。

      那彷彿是你活著,唯一確信的事,唯有那一刻,你擁有最真實的存在。



      你其實不喜歡意外,但早已接受,有些東西,說來就來。

      他在你家門前,已然三日。

      不急躁的,就僅僅是存在在那裡,好似從開天闢地起,那裡便是他的歸屬。

      只是三日之前,你從未見過他。

      你透過窗,悄悄觀察。

      他坐姿英挺,緊繃的肩膀積蓄著力量,他成熟、他雄壯、他不怒而威。

      於是你沒有打擾他,沒有詢問他是否願意與你共進晚餐,沒有詢問他是否需要一個屋簷,也沒有詢問他,他為何而來?



      縱然你常日蝸居,偶爾也得出門,正如巧婦難為的無米之炊,若是家裡沒有了存糧,你的思考注定要因為飢餓而斷絕。

      他的眉宇之間有著哲人的嚴肅,淺褐色的瞳孔鎮定自若,率直的望著你。

      「你為何而來?將停留,或者前往遠方?」你對他欠身,低聲的問。

      他輕輕歪頭像是思考,而後給予你低聲的咕噥算是回應。

      「若是你願停留,不如同我出遊。」說完你徑直轉身,離開時卻感到腳邊傳來的碰觸,有些膽怯的。

      低下頭,回望你的是略略靦腆的眼神。

      那麼,走吧。他像是這樣說。



      自那日起,他便在你屋簷下停留。

      或許這樣一個闖蕩人間的流浪靈魂,終究渴望一個居處,或者是屬於他的歸屬。

      這些日子裡,你思考,而他陪伴。

      他的陪伴絕對是一流的,靜默、安閒、帶著穩定的力量。

      無論你的心情如何煩躁,也會因為他眼眸裡豪不掩飾的愛而被治癒。

      是了,那是愛。

      那是純粹的愛、犧牲奉獻的愛,縱然你給他的只是一方屋簷和一頓晚餐,他也視你為無上的摯愛。

      他不曾舉止失當,他的步伐永遠是安閒的,他的體態永遠是挺拔的,他的聲音輕柔,他如同完美的具象化。

      反觀你,你煩躁鬱悶,你瘋癲失常,大多數的時間裡只是仰望天空喃喃自語。

      可他懂你的美好,他懂你的溫柔,他知道你的心軟,在他眼裡,再沒有人能如同你一樣的完美。

      在他眼中,你是至高至上的完人。



      你與他的接觸,多半止於眼神。大多時候,你用眼神鑑賞他。

      你體會他的美好,將其書寫在雲上。

      他也不曾觸碰你,只是遠遠的在兩步開外的地方,或坐或臥,有時小憩,但永遠將注意力放置於你。

      你們是表面失和的搭檔,在這個波瀾洶湧的現實,做為對方的灣港。

      你不曾想過失去他,正如同你未曾想過擁有他。



      但離別如此倉促毫無預警,一如同你們的相遇。

      那天,下著雨。

      這像是某種定律,在你生命中重要的時刻,天空總不忘下雨。

      大雨滂沱,你在這樣的雨裡失去了他。

      你想不起事情的經過,毫無徵兆的,他跌落泥濘,也跌碎了你的心。

      第一次,你將他擁在懷裡。

      他只抬眼望了望你。

      那一眼,仍然滿含著愛意。

      你知道,他不懂道別。

      而你,不願道別。

      從健實的身軀中,慢慢抽離的生命力,他顫抖、他慢慢闔上眼睛。

      雨水代替淚水,浸濕了你,浸濕了他。



      你開始想如果。

      如果,你能注意到他不如外表強健,如果,你對他多瞭解一點,如果,那一天你未曾邀請他。

      如果,他沒有走進你的生命。

      那麼你會如何?你會擁有曾有過的快樂嗎?

      你是不是就不會面對現在的苦痛?

      或者,不是他,也會有別人,如同神派來的天使,降落在你的生命,給予你愛,給予你淚水。

      你想到他眼裡,那不曾掩飾的愛意。

      你想到他最後那一眼,有著愛,也有著淡淡笑意。



      嘿,門外,是不是有什麼聲音?



    大約前面跟後面沒什麼關係(去檢討好嗎
    忽然想起高中時遇見的一條黑色的犬
    他的眼神我至今難以忘懷
    擁有一個陪伴,是最大的幸事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