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menu

Right

menu

  • 那鏡面的彼端
  • READ FIRST

    click to open

    >>>《關於長廊》

    2016_07
    28

    >>>章1-3:都市傳說

    來自於<《都市獸行者》 本文> 

    《都市傳說-3》

      冬雨輕綿,基本屬於那種覆蓋天地又包圍萬物的雨。而雨滴,是透心的寒,只要稍微浸染到就覺得寒氣逼進了骨髓。

      下雨的日子裡,咖啡店不經營。沒有什麼理由,只是店主討厭雨天,極度的。

      說到原因嘛?這個……貓討厭水,不如這樣理解。

      然而,此時此刻的店主,正趴臥在屋頂,仰著頭,睜著眼,任由飄茫的雨霧伴著寒風撲捲全身漆黑如墨的毛髮,將之染淡、像褪去色彩,變化成深沉的灰。

      連如天空一般湛藍的眼,也透著白色。黑色的巨貓,而今只像是一個影子,藏匿了存在感。

      一樓。

      「我說沃夫啊,你師父哪去啦?」伴隨著清脆的鈴聲走進店裡的,是一名老者。

      若用白髮蒼蒼似乎是過度了,老者的頭髮確實是白色,但仍帶著淡淡的灰黃,如同白狼的毛髮一般。左手輕扶拐杖,右手則持著剛收的黑傘,傘面不意外的濡滿水氣。手腕雖然被袖口覆蓋,但仍能看見雙腕上各有一個白色的手環,顯得神秘。

      而微微佝僂的背與稍嫌瘦弱的身形,印證了時光在他身上的流逝,但方形無框眼鏡後的一雙睿智藍眼,卻透露出此人在年輕時,絕非普通角色。

      「啊……他在屋頂上喔!」吧台一角,有一顆毛蓉蓉的腦袋探了出來,寬面、小耳如同老虎一般,但自嘴角突出的兩支長長上犬齒,足證其絕非世人所熟知的生物。

      雖然名為狼(wolf),但事實上,沃夫是一種遠古的獸族--劍齒虎。

      雖然數量很少,但偶爾,獸行者裡頭也會出現古老的、早已滅絕的種族,稱之為「返祖」。

      不知道是否因為基因出現變化,返祖的沃夫擁有一雙奇特的眼眸。在寶藍色的虹膜中,出現了一圈赤色圍繞在瞳孔周圍,看上去怪異,卻也美麗。

      「屋頂……」老者輕聲重複,顯得有些疑惑,又像知道點什麼。

      「蒼煌爺爺,你要坐一會嗎?師父說不定晚點就下來了喔。」沃夫笑著問,「我幫你杯倒茶好嗎?」

      老者之名即為蒼煌,蒼煌.萊恩哈特.伊亞諾特。由名姓判斷,似乎並非本地的居民……然而也沒有誰真正知道他的來處,因為蒼煌在這塊土地上,已居住許久。甚至已經離開了某些居民的記憶,成為了一種類似於傳說的存在。

      「我沒有要事需找。」蒼煌移動著步伐,行至窗邊的一張桌前坐下,「請……給我一些熱水吧。」

      「好的!」沃夫應著,起身為蒼煌倒水。「師父說,他有新的鐵羅漢喔!蒼煌爺爺要嗎?」放下整組茶具後沃夫問道。

      閒暇時到店裡泡茶,已經成為蒼煌的一種習慣,甚至在店裡的一角,擺放著他自己帶來、專屬的茶具。

      「……沃夫。」

      自上空傳出一聲無奈的嘆息,顯而易見的,屬於店主巴克拉。

      「啊!師父!」沃夫抬頭望向上方,喊著「要吃東西嗎--我來做如河--」

      「不用了,謝謝。」巴克拉不禁莞薾,「我還是自己弄吧,沃夫想吃什麼?」

      原本巴克拉並沒有多少的好心情。雨天時,他總是這樣,有太多過去覆蓋著他,在雨天,吸水而膨脹,將內心填得滿滿的,滿得生疼,連呼吸都覺得困難。

      只是微笑是有魔力的,也是會傳染的……

      「培根!」沃夫歡呼著。

      「好好好……」巴克拉搖頭,自天井邊離開。沒有多久,自樓梯處響起腳步聲,巴克拉隨即出現在一樓。

      「嗯?老蒼啊?」巴克拉向坐在角落的老者打招呼「今天怎麼有空來?」,這時,坐在那裡的,已非白髮佝僂的人類老者,而是具有狼形頭顱與人類軀體的獸人,因為年紀而使毛髮顯得略為黯淡,但抖擻的眼神仍如叢林裡箭步的森狼,敏銳而具侵略性,卻也收斂的剛好。

      畢竟,這裡是個放鬆的地方。

      「正好有一段空閒時光不知如何打發,散心時我的爪子帶我進來的。」蒼煌笑答,「無須在意我了,請忙吧。」

      「唔,需要甚麼說一聲啊。」點點頭,巴克拉轉入廚房,自然地擺弄起廚具。

      沃夫趴在吧台上直直盯著鍋子(裡的培根),兩顆眼睛瞪得大大的,喉嚨裡滾著微微的呼嚕聲,顯然期待非常。而巴克拉就只是笑,噙著嘴角的笑。

      肉香溢滿了室內,逗引著肉食動物的味覺,而就在巴克拉將培根裝盤,放上吧台的一瞬間,一陣風和著聲響隨著一道黑影倏地閃過。

      三獸皆是一愣。

      隨後,「師父……」沃夫可憐兮兮的聲音傳來,「培根不見了……」

      巴克拉聞言蹙眉,望著空空如也的盤子。上頭香嫩的培根已失去了蹤跡,只殘餘幾點細小的油花能夠證實它曾經是存在的。

      而空氣中飄揚著一絲詭異的氣味,像……許多天沒有清潔的、骯髒的毛皮氣味。若只是人類,恐怕無法查覺,但室內的三個動物鼻子,都不可能會放過這個氣味。

      「好奇怪的味道……」沃夫皺著鼻子,「好臭。」

      「的確。」巴克拉隨意的應著。他有些心不在焉,他在想,這樣的氣味,為何似曾相識?

      「是烏鴉……」蒼煌低聲道,「他們特有的腐屍氣味……」

      黑豹聞言,倏地瞇起了眼睛。

        *    *    *

      幾天後,仍然是雨天,咖啡廳也仍然偷懶中。

      巴克拉不知從哪裡生出來的一堆木架子,又搬出了工具箱,打開地下室把東西全部扔進去之後便躲在裡面敲敲打打,蹺了課的沃夫來到店裡,從地下室的地板門探出了一顆腦袋。

      「師父欸,你在做什麼啊--」

      「做陷阱。」巴克拉頭也不抬的回答。

      「唔,這麼大啊……」沃夫望著足能容納一人的木造陷阱,感嘆道。

      似乎是完成了,黑豹放下手中的工具,晃了晃眼前的木架,「如果是獸行者……我可不希望他卡在裡面。」

      「沃夫,幫我一下。」巴克拉邊說邊舉起手裡的巨大木籠,遞給了沃夫「小心點。」

      「高點高點……接到啦!嘿!」沃夫一使力就把整個木籠抬了起來,然後輕輕放在地板上,「師父,陷阱要放在哪裡啊?」

      「放門口。」巴克拉很快的竄上了地面--其實要不是空間不夠,他真不喜歡潮濕又封閉的地下室。

      「你知道開口在哪吧?門記得打開一扇,我去關窗戶。」

      沃夫雖然仍弄不清巴克拉想幹嘛,仍聽話的動作著。

      一切都整頓好後,巴克拉走向爐台,「那麼……來吃培根吧。」

                               - TBC...



    久違了,東公園
    中間零零散散的過了好多日子,這一篇也重寫了三五遍,總算是成形了
    下一集應該就是都市傳說的最後一集,兇手要現身了

    時隔兩三年,一切都改變了
    原本是朋友的、有的離開、有的不再連絡、有的仍是朋友
    為此想悄悄的調整角色名單,將已然無法描寫的角色剔除,並新增新的
    或許以後也都會這樣做也說不定

    這部小說,我想寫好久好久

    COMMENT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