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menu

Right

menu

  • 那鏡面的彼端
  • READ FIRST

    click to open

    >>>《關於長廊》

    2021_03
    04

    >>>

    來自於<私語> 

    ——直至那日,
    ——你與名與我,皆為同理。
    2021_03
    22

    ——銳利而細膩的夜海,餘黃的街道。



    汽車的輪胎在靜謐的街道上奔馳,這樣的時間裡城市猶如不醒的獸,在呼吸間吐著微暖的氣息。

    清醒的時間裡奔流不止的幹線如今徒勞寬大,向著遠方沒入閃爍霓虹的夜裡。

    如何沉睡的城市裡,總有些清醒的人。你的梭巡漫不經心、路經此地只是因為一些意料之外的災難。
    2021_03
    21

    >>>

    來自於<私語> 

    是時疏影,流光萬千。
    當如併行,遙遙遠弋。
    逶迤迴還,往復徒勞。
    幽幽疏影,脈脈長流。
    2021_03
    14

    >>>

    來自於<雜筆> 

    我自等待的窗外望你

    背影猶自孤立

    交錯與此時此地毫無憐憫

    疾馳而去

    在交會間散落滿地凋零
    2021_03
    14

    >>>

    來自於<雜筆> 

    水下六千米深暗

    你是拒絕沉淪的陸獸

    微暖中僅存

    離散
    2021_03
    08

    >>>

    來自於<私語> 

    ——生者之幸殊異於死者之恨;
    ——得者之慶相離於失者之憾。
    2021_03
    03

    >>>

    來自於<私語> 

    愁流何所逝,餘暉誰與映,
    江楓歎晝短,蜉蝣夢夜長。
    2021_03
    02
    那樣的夜晚是柔軟的。

    輕撫就會凹陷,吞噬便會斷裂,在口中流出似蜜的內裡,熠熠生輝。

    那樣的夜晚是異常的,屬於獨坐燈下,屬於夜闌人靜,將整片光明塗灑在喘息的城市之中,因羽毛筆再也無法飛翔。

    想念的城市不會發光,因為哭泣的夜雨不懂傾訴,潺潺流淌何人的渴望在碩大的腸內翻捲後不由分說地腐敗。

    無處容納的衝動在夜吼,是隆隆作響的蠢動,也是虛弱無聲的放縱。

    或許柔軟之中,也有崩裂現實的可能。
    2021_03
    01

    >>>

    來自於<私語> 

    時間會走
    而你會停留。
    2021_02
    27

    >>>

    來自於<私語> 

    在遙遠意識之中管束你的,是那與記憶中分毫不差的微雨。
    城市淋濕了身子,細碎地呢喃著舊往的回憶,磚瓦間的時光匯集後流淌,摔落地面發出碎裂嘈雜。
    那是你身外之物。
    那是在所有一切之中異常清晰的記憶。
    是你第一次昂首不懼,迎著直落的雨滴凝視深天。是你第一次看見那如渦似旋的迷濛,第一次沉默以對其。
    稱為震撼未免浮誇,記憶卻永遠烙印了那樣的痕跡,放射狀的、發散的、從自身朝四周無畏奔流不止。
    這個印痕談不上深刻,卻從未淡去,遠比疤痕更加鮮明。
    也或許你有個夢。
    2021_02
    27

    >>>

    來自於<私語> 

    終有一日
    那空海靜瀾也會化為笙歌
    漫天花雨之中
    那麼也有
    甚囂至於塵上的擂鼓
    2021_02
    26

    >>>

    來自於<私語> 

    也或許所有遠颺,皆是將依戀書於帆上,
    又或許
    所有的你之中
    皆抽離了

    於是那便是一種,
    將之切割也純屬無理的
    虛妄
    2021_02
    25
    --「對你來說,那是困難的事物嗎?」


      也不記得是誰這樣問你。

      所謂的城市邊疆,意指著似遠而近的濃稠寂寞,散落在曠野之中。

      那是有所區間的曠野,為人所控的自然,尖銳的鐵絲網猶如張揚的爪,齜牙裂嘴朝無人空處徒勞示威。

      徒勞。
    2021_01
    17

    >>>

    來自於<私語> 

    那或許不是毫無傷痕
    只是剛擁有就不停準備好失去
    大概是件悲傷的事吧

    不想想像十年以後
    只是想專注凝視你
    此時此刻的樣子

    或許十年後也能察覺你的靈魂並無不同
    2020_09
    20
    最後的我,總是自己一個。
    「那樣的日子也是日子。」那或許是緬懷的神情,但我無法定義「好像跟任何人都沒有關係。你懂嗎?還是能吃飯睡覺、買些東西,但就是在這個世界裡沒有位置。」
    我懂嗎?我回顧了過往的歲月,卻找不到熟悉的相似,於是我搖搖頭「你現在寂寞嗎?」
    「不了,一點也不。」那或許是笑意。「有時候啊,覺得自己一個也很好。雖然沒有位置,但是還有自己;雖然沒有快樂,但也並不悲傷。」他放下手裡已空的杯「像現在這樣,總是陪著誰、為了誰忙碌,雖然充實,但有時候未免找不到自己。」
    「你會怎麼形容?如果我在你身邊,卻其實不在你身邊?」
    我不知如何回答,我思索良久,終究沉默。而他也沒有打斷的意思,只是招手讓路過的服務生又添了一杯水。
    而我們對於孤獨,從未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