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menu

Right

menu

  • 那鏡面的彼端
  • READ FIRST

    click to open

    >>>《關於長廊》

    2021_03
    04

    >>>

    來自於<私語> 

    ——直至那日,
    ——你與名與我,皆為同理。
    2022_06
    03

    >>>

    來自於<私語> 

    --若有那天,會將我們的關係命名,
    --我願稱為愛情。
    2022_04
    24




      時間很長,長到在一個人的時候會以為孤獨是永恆;時間很短,短到當和他共處時,又覺得才眨眼就過隙。

      沉住呼吸,一刀一刀削減手中木塊,只為刻劃出你心底的那個模樣,小心不讓鼻息揚起木屑,時而瞇起眼側頭打量,也就是在這時異樣的聲響傳入耳中。

      噠噠噠、噠、噠——以固定節奏敲擊打字機,然後是嘆氣,不用回頭也知道那人並非寫稿不順;等待是讓人多麼心焦的一件事,你不會不曉得。

      那年的春很早,暖洋洋的氛圍令人只想成日和對方膩窩著一起犯懶。或許是這樣,成年的貓溜噠著便失了蹤影,夜夜聽見牠在屋外會情人的唱鳴,幾次看見那尾巴靈活在矮牆邊晃蕩,維持警惕的距離,但執拗地不肯回家門。
    2022_02
    12

    >>>

    來自於<私語> 

    --如果獲得屬於一種幸運,則我憂慮是否終將耗盡。
    2022_02
    12

    >>>

    來自於<私語> 

    --我想終究,黑夜是靜默的。

    而失而復得是一種恐懼。
    也許這世界上真的存在一種名為遺忘的溫柔,只是世人毫不在意。
    切斷點總是破碎、交織著模糊的切換,另一種生命在與現實的交錯之中生長,像是根系,無止盡蔓延。
    也無可阻擋。

    有人會在靜默裡留下眷戀,等待被人發現。
    某人的名,或是世界,或是為守候重新命名。

    反覆確認則是另一種恐懼。
    如果這世界上存在泡影,那麼在碰觸時便已消逝。
    只在指尖殘留些許痕跡。

    因為那種情緒,無法被稱呼。
    每一句敘述都抽離了一些真實,最終化為一種無內裡的概念。

    --黑夜不會回答,只留著無聲的廻音。
    2021_10
    02

    >>>

    來自於<雜筆> 

    --若是駐足沒有意義,也甭需為哀嘆呼天搶地。

      微明夜海,而你孤燈以舟。
      不闔的眼凝視曲折長流,殘存的吐息斷續哽咽。
      那又是誰流不下淚水。
      那是誰由著誰驕縱,是誰關閉了所有聲響,使聲嘶力竭的嘶吼化為丑角戲獨獨上演。
      那是誰指尖輕柔。
      無抱負也無野心、靜巷之驚罔顧一寐。
      時至今日,你無以放歌,豈有緣由?
      卻也沒捻碎了什麼,灑落的殘骸無存線索覓尋原體,拼湊縫隙間殘有如血哀愁。

    --這亦非碩果。你低聲說。
    2021_06
    12

    >>>

    來自於<私語> 

    也許夜裡的微涼是某種溫柔。
    無論如何燠熱的夜晚,總是在日出之前猶如某種憐憫似地降下了迫人的高溫。
    就算思緒如煮,沸騰不已。
    2021_05
    24

    >>>

    來自於<私語> 

    自始梭巡而終,原來那終究事關一場被淋頭大雨的寂寞。
    你傾倒的杯未曾滾動,因你頹放的掌心禁錮了那些流竄的溫柔。
    那是脆弱又閃耀的全世界,再不可能被你重新撿拾。
    興許是琴音繾綣了優柔,無人撫慰的你無法將呼之欲出的哀悼化為實體。
    那就像煙霧。
    自肺腑間流轉,侵襲了大地、模糊地散去。
    直至存在不擁有意義,你闔上的雙眼也就擁有了、萬中祉一的擁抱。
    2021_03
    22

    ——銳利而細膩的夜海,餘黃的街道。



    汽車的輪胎在靜謐的街道上奔馳,這樣的時間裡城市猶如不醒的獸,在呼吸間吐著微暖的氣息。

    清醒的時間裡奔流不止的幹線如今徒勞寬大,向著遠方沒入閃爍霓虹的夜裡。

    如何沉睡的城市裡,總有些清醒的人。你的梭巡漫不經心、路經此地只是因為一些意料之外的災難。
    2021_03
    21

    >>>

    來自於<私語> 

    是時疏影,流光萬千。
    當如併行,遙遙遠弋。
    逶迤迴還,往復徒勞。
    幽幽疏影,脈脈長流。
    2021_03
    14

    >>>

    來自於<雜筆> 

    我自等待的窗外望你

    背影猶自孤立

    交錯與此時此地毫無憐憫

    疾馳而去

    在交會間散落滿地凋零
    2021_03
    14

    >>>

    來自於<雜筆> 

    水下六千米深暗

    你是拒絕沉淪的陸獸

    微暖中僅存

    離散
    2021_03
    08

    >>>

    來自於<私語> 

    ——生者之幸殊異於死者之恨;
    ——得者之慶相離於失者之憾。
    2021_03
    03

    >>>

    來自於<私語> 

    愁流何所逝,餘暉誰與映,
    江楓歎晝短,蜉蝣夢夜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