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menu

Right

menu

  • 那鏡面的彼端
  • READ FIRST

    click to open

    >>>《關於長廊》

    2019_06
    03

    >>>

    來自於<私語> 

    太多沒有去完成的夢想,漸漸混合成一團無以名狀的污泥。

    還能從污泥裡撈起曾經閃耀的某物,卻再也看不清細節了;還能摸得到燃燒過的餘溫,卻再也不會炙手了。
    都還在的。也都不在了。

    緩緩的拭去沾附的污泥,漸漸露出的是曾經熟悉卻被腐蝕得陌生的某物。
    那原本是什麼呢?驕傲還殘存著、期盼還殘存著——卻,不認得了。

    無法再從那些磨損藏污的表面上看清細節;無法再從那些殘存的餘溫中感受到脈動;無法再從斑駁的表面上看見原本傾心蝕刻的圖紋。
    不再是原本熟悉的模樣了——縱然,記憶裡熟悉的模樣也早已褪去,逐漸消散。

    那或許是紀念。也或許是,對某種不甘心,最後的封印。
    2019_05
    02
    --「……。」

      沉默是不發出任何聲音。
      沉默是停止哭、停止笑。
      沉默是停止空氣的流動。
      沉默是停止思考。
      沉默是、我遺忘了如何呼喚你。


    2019_02
    13



    《Hundred Days-16.如果變成回憶》
    --什麼才是現實呢?

    「萬一明天就要死去,你會做什麼?」
    溫煦的冬陽,你凝視著沐陽的他,腦中莫名的跳出這樣的詞彙。
    輕盈而又淡色的、耀眼的金髮,柔柔的捲起、併攏在他頰邊。
    「打電動吧。」隨口說出的答案,只不過是反應了當時稚嫩的你,當下內心的渴望罷了。
    他笑了,望著遠方輕輕地笑著,「還真像你啊。」
    「你不下來嗎?」高高的枝椏,綠葉包裹的他,很耀眼。
    太耀眼了,好像下一秒會消失一般的耀眼。
    「你會接住我嗎?」看不清他的神情,但語氣仍在輕笑著。
    「……」
    你想不起自己究竟說了什麼、也想不起那之後發生的事。

    「你還會回來嗎?」
    清晨的車站,行人匆匆、卻仍零落。
    你與他,隔著月台,遙遙對望,你用嘴型輕輕問他。
    你不知他為何離開,只知道自己永遠無法跟上。
    「你會等我嗎?」他低垂著眼瞼、笑容盈盈,如此回應。
    鏗恰、鏗恰,列車緩緩駛過,靜靜停下。
    他對你揮了揮手,踏上了前往未知遠方的列車。
    「……」你張口,聲音卻掩蓋在震耳的鳴聲之中。

    一個月一封的信,遞給了留在這座小城的你。
    你在屋裡張開了大幅的世界地圖,一封封地,將那些信釘在地圖上。
    從這座小城開始。
    慢慢的、環繞著這塊大陸、又抵達了下一個大陸,他的足跡在地圖上不斷的擴展著。
    最終,會回到這座小城嗎?
    你望著他信裡字裡行裡的思念,仍是不確定的。
    我們的小城,有全世界最美的雪景。他俊秀的字跡,在信裡輕輕寫著。
    你無法回信給他。

    雨打濕的信裡,看不清字句。
    你遺憾著,扼腕著自己的疏忽。
    來自南方的大陸,與即將入冬的小城不同,正值豔陽的時節。
    眷戀著雪景的他、也眷戀著陽光嗎?
    輕輕將信靠在唇上,你嗅聞著那股輕淡的氣味。
    那只是牛皮紙的味道,卻是你所能捕捉的、與他有關的最後的味道。
    你仍將信釘在地圖上,隨手選了一個或許是他在的位置。

    培根的香氣喚醒了你,清脆的油珠炸裂聲,掩蓋了你入睡前聽見的雪聲。
    昨晚,下了今年第一場雪。
    雪聲低聲呢喃,你想著他現在會在哪裡,這樣子入睡的。
    你迷茫的下樓,才驚覺事情不對。
    「你……」
    就在那裡。淡金色的、無重量的、就在那裡。
    纖細的、輕盈的、肌肉結實的。
    快比他還要大的背包,輕輕擱在地上,沾滿了灰塵與雪。
    「啊……你要吃嗎?」轉過身的他,笑靨盈盈、身姿柔細,那幾年的行旅對他而言,似乎不算什麼。

    你記不清是他先擁抱了你、或是你擁抱了他。
    只記得落在唇上輕柔的吻。
    「我以為、你不回來了。」你的聲音或許帶著哭腔吧,那些獨自留守的寂寞。
    他摟著你,親吻你前額黑髮,「嘿,我明明寫了信給你。」
    「我說了好多次的。」他帶著些許不滿,「難道說你沒有把信拆開嗎?」
    「不是那樣。」你拉著他、帶他到那張地圖前,「你的信,總是沾了水。」
    手指輕輕撫過那張地圖,他冰藍色雙眸若有所思,「這封信……」
    「全濕了,抱歉,那時下著大雨。」
    看樣子,他在那封信裡說了回來的事情。

    「我啊,去過了那麼多地方。才覺得在你身邊是最好的。」他慵懶的趴臥在你腿上,貓一樣的瞇著眼。
    「是嗎?」你撫摸著他柔軟的金髮,隨口應著。
    「是啊。」他翻過身,與你對視,「你記得,很久很久以前,我問你若明天將要死去,你會做些什麼嗎?」
    「我說我想打電動。」你輕笑,當時的自己,想的盡是單純的事情。
    「那現在呢?」他閉上了眼,「若明天就要死去……你想做些什麼?」
    「再與你做愛一次。」你俯身親吻他,毫不意外他放聲大笑。
    跟你在一起,還真好呢。好不容易止住笑的他,擁著你輕聲說。

    「那時候……」你若有所思的說,放下了手裡的報紙。
    「嗯?」逗著貓的他,抬眼看了看你。
    不知不覺,他在家裡養了不少動物,最疼愛的還是那隻親人的黑貓,有著淡綠色的眼睛。
    「你在樹上的時候……」
    「啊,那時候啊。」把貓輕輕拋下餐桌,他用力伸了懶腰,「怎麼了呢?」
    「我接住你了嗎?」
    聞言,他明顯的頓住了動作,漂亮的眼眸瞪大「什麼嘛……」然後瞇起眼睛放聲笑了起來,「你竟然不記得了。」
    清朗的笑聲在瞬間與記憶相疊,那時的他,也是這樣大笑著吧。
    「你啊……」那份笑容、真的太過耀眼。

    「你太重了。」那時的你,蹙著眉說。
    「喂--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嘛--」只是興致勃勃的他,似乎並沒有聽進去的意思。
    你仍在發楞,眼前影子一閃,他卻已經跳了下來。
    沒有太多思考的空間,你伸出雙手--

    將那金色陽光,接了滿懷。

    --此時此地,你的重量,便是現實。




    《最好你們都遺忘了我的存在》
    --最好你們都遺忘了我的存在

    如果我離開了這個世界
    我會遺忘一切的快樂
    還有痛苦的記憶
    我會孑然一身的遠走
    唯有我的魂與魄是我的旅伴
    最好你們都遺忘了我的存在
    不要為我悲歌
    不要對我懷念
    我不是你們應當刻在記憶裡的存在
    把那個位置留給其他人吧
    把那個位置留給
    仍然能夠碰觸的人吧
    最好你們都遺忘了我的存在
    最好讓我孑然一身、沉默的離開

    我不是你們應當留念的存在
    我的所作所為沒有達到傳世的高度
    我終其一生
    只是安靜地活著、活著、活著
    最好你們都遺忘了我的存在
    最好你們都拋下了我
    在互相的陪伴裡愉快的哼唱
    最好你們都遺忘了我的存在

    最好是
    將我放在海裡
    或是放在風裡
    將我已經不再需要的軀體遺忘
    將我已經不再需要的回憶也遺忘
    別來探望我了
    別再掛心我了
    讓我靜靜地走、靜靜地走
    唯有我的魂與魄是我所需要的旅伴

    放手吧
    遺忘吧
    歡笑吧
    要因為失去了我而變得更好
    要因為失去了我而快樂
    因為我已結束了我的塵世
    因為我在前往永恆的路上
    然後遺忘吧
    別讓我的離開成為絆腳石
    要不屑一顧的踩踏而過然後繼續前進
    我的離開不該成為你們的阻礙
    所以最好遺忘我的存在

    將我存在的證據抹消吧
    將寫著我名的石碑毀去吧
    將與我的記憶封存吧
    我不再需要了
    你們也不再需要了
    我是你們生命裡的過客
    我來了、也去了
    你只需要在我來時對我報以微笑
    在我走時揮一揮手
    然後轉身遺忘

    --因為我也會忘了你們的存在




    《雙關》<空心>
    清晨。

    獨坐桌前,打一盞燈,淺淺的陽光自窗灑入,在你身後斜出一片彩彩的影。這是第幾天?

    已然遺忘。也許自那以後,你的日子,就切割成碎片,散落滿地,你卻不是去拾,而是漫不經心的走過,任由它們在你腳下繼續碎裂,殘片刺進腳底。緩緩淌出的血,你也不大去在意了。

    昨夜夢迴,恍恍的你又夢見他俯身親吻你雙脣,掌心輕撫你側頰,體溫絮絮。

    奈何睜眼,仍是你一人,渾身冰冷面對更冰冷的室內,空氣悶得似能滴出水、結成霜。

    這幾天你老打著噴嚏,要是冷了你就這樣。可以前他不讓你凍著的,蹙眉說著快去加衣服的擔憂你明明還歷歷在目的。

    桌上的書,翻過了幾頁,你入神若進無人之境,那些筆觸,熟悉得讓你顫抖。不曾忘記是他獨坐桌前,一盞燈隔絕了日夜,一字一字是藍色的墨跡緩緩爬滿綠色格子。慢慢的在眼前,白紙黑字的印刷體竟漸漸成了他內斂的字跡,略小於普通人,從以前,就有些難以閱讀。可你又是看慣了的。

    思緒帶著你飄離書頁,跟著藍色印跡飄回過往,回到那個少年前一口老師、後一聲老師的陽光底下。當年在快三百份的作文裡,他的文章總是你的曙光,能讓你精神一振。他總多餘的在卷子角落寫上老師辛苦了,你曾告誡他正式考試絕不能如此,他卻是一笑,道,

    --老師,那是給你的。

    也許那就是開頭吧,他喜歡寫作,而每次寫完總要你看,就算你已明白表示自己的程度在他之下,他依然是一句--

    --我想給老師你看嘛。

    堵得你無話可說。

    原本萍水,在他畢業後早該就這樣散了的緣線,卻讓他硬是牽扯起來。你並不訝異的在書店看見他的書排在開架上,然後你很訝異的看見他帶著書回到學校找你……

    --這本書我有了。
    你說,他卻是搖搖頭,把書塞進你手中,然後示意你翻開,眼神興奮得像是在現寶的孩子。你將信將疑,書一翻開你卻是傻了。

    --這本書全部的原稿,老師,送給你吧。

    他笑得燦爛,你看得怔了。

    --為什麼?

    問在心裡,卻是不小心脫口而出,你見他笑著左右張望,接著忽然俯身貼上你雙脣。

    --禮物,老師。要是你答應,權充定情,要是你不願意,一個紀念。所以說……

    他兩手一左一右就將你圍困在椅子上,他的氣息繚繞,他的眼神專注略帶緊張,他的聲音輕而鼓足勇氣--

    --老師,跟我交往好嗎?

    爾後幾年,淺眠的你夜半醒來,望著身邊的人,還有些恍惚,恍惚想著當初自己是做了多冒險的決定--你點頭說好。

    然而,當他睜眼朝你笑笑,擁你入懷時,一切又是值得。就為了這麼一件事,你在學校裡的地位風雨飄搖,最後仍是他不捨一句--

    --回來吧。大不了,我養你。

    你終究是沒有點頭。只是撐過了那段陰暗的日子,然後漸漸的,為大家所接受。原本就是好相處的人,其實是少人真正厭惡你的。於是你忘不了他用指尖撫過你眉角,笑裡欣慰。

    --你笑了,老師。太好了。這樣一切就都好了。

    還記得是他冬夜寫作,你夢裡驚醒,索性泡了兩杯咖啡來到他桌邊,一杯捧進手心,一杯輕輕放在他案頭,回過來的笑容,疲倦和感激混合成柔軟,你忍不住吻上他前額,吸進他溫煦帶夜裡微涼的氣味,一句早點睡我等你是心疼的轉化。

    還記得他總一口一聲的喚你老師,任性得講不聽,卻是在情至酣處忽然喚了你的名,而你自此深陷他的溫柔,再無可自拔。

    書頁又緩緩過了一個門,乾枯的翻頁聲在這個寂寞佔有太大空間的地方響亮得讓你顫抖,你忍著盈框的淚,在搖晃的視線裡繼續彳亍前行。

    家裡放著他作品的書架是慢慢的被填滿,而他也總是將原稿裝訂,再鄭重的交到你手中--

    --禮物,老師。

    猶記,他在你生日時神秘兮兮的想給你驚喜,你雖然早注意,仍是與他裝著傻,後來他的笑容又是你無法忘懷--

    --生日快樂,老師。

    你停下了閱讀,視線終於模糊得字都化成一團團灰色污痕,你仰頭閤書,任由滾燙的淚滑出眼角,滑入鬢角。

    那時你是病著的,記得,還記得他出門時一句--

    --老師,我很快回來,好好休息。

    爾後,他退出你生活。當年他為了你的不顧一切,終於那場葬禮只有你還有雨為他送行。

    你沒有打傘。

    時光荏苒,你獨睡的夜晚與獨醒的清晨交替得無以計算……你是空心的,寂寞如鼓,轟鳴了你的靈魂,而你的軀體隨著共振顫抖,漸漸僵硬。

    最後的最後,你還是想起了他溫潤的笑聲如酒,微醺的飄流侵入你魂魄,漸漸是沖走你意識。

    黑暗降臨前一刻,你又聽見他的心跳堅定,感覺他的懷抱安定,他在你耳邊一聲--

    --老師。




    《Hundred Days-3.昨晚》
    他在你懷裡入睡

    昨晚,他輕輕握住你的手

    就如同他數十年以來,那樣的溫柔



    昨晚他低聲說

    說著你們的故事,說

    第一次見你



    緣分、巧合,說

    不想走



    昨晚他在你懷裡入睡

    你輕輕撫著他的髮

    滿是沙土

    他的臉,映滿滄桑與滿足,和溫柔的





    昨晚入睡時他在你懷裡

    你低聲說

    你們的記憶,說

    思慕、想念,說

    還未曾足夠



    他入睡在你懷裡

    擁著他,你

    落下了淚,但

    你未停,低聲的溫語



    過去、未來、殘酷的現在



    入睡了,他闔上雙眼

    你緊握著

    他的手

    昨晚




    2019_01
    10
    --「我……」

      「我曾見過你。」
      那必定不是什麼好的開頭吧,作為兩人的相遇--
      而那時的你,堅定不移的目光又是那樣耀眼。
      「我在……尋找你。」
      然而我卻對你毫無印象,不是嗎?
      容貌、嗓音、溫和的髮線和溫暖的膚色,我無一熟悉。你與所有陌路人相仿,都只是一個有著人形的空殼。
      之於我,毫無意義。
      ……你要小心,那些推銷員喔!關切的語句忽然出現在腦中,與此同時的我退了一步。

    2018_11
    21
    --我只是想說,我們不見不散。

      在最初的最初,並沒有約定。
      沒有誰跟誰說好了,甚至,
      連名姓與稱呼也都不知道。
      分明是那樣脆弱得近乎空白的關係。

    2018_09
    22
    https://www.plurk.com/p/myitc5
    在這裡徵集到的內容。
    上一篇



    2018_09
    21
    https://www.plurk.com/p/myitc5
    在這裡徵集到的內容。
    2018_07
    12

    >>>

    來自於<私語> 

    我喜歡,我討厭
    我存在,我消滅
    2018_06
    20
    起源是這兩個噗
    https://www.plurk.com/p/mrc27m
    https://www.plurk.com/p/mrcwia
    稍微收錄一下自己的看法
    因為議題很龐大,脈絡可能不太清楚
    也沒辦法抓出一個準確的中心主軸(但仍會盡量整理乾淨

    2018_06
    01
    你說,你是夜裡振翅的鳥,在淅瀝的雨點裡奮力掙扎。
    那時我笑著,以為那不過是你如常的虛想。
    鳥若是夜裡盛開的花啊,是否也就有著凋謝的那天呢?

    你說,你是枯鳥,早已灰敗死亡的鳥,
    在夜裡在風裡遊走飄蕩。
    那時我笑著,對你說,
    鳥與花並不相同。
    死去的花枯萎,而枯萎的鳥腐敗。

    沒有什麼是永存的,除了那虛無本身。
    你化為枯朽的鳥,在寂靜月色裡,消散。
    我只留下了你,一根灰色羽毛。
    2018_05
    22

    --最好你們都遺忘了我的存在

    如果我離開了這個世界
    我會遺忘一切的快樂
    還有痛苦的記憶
    我會孑然一身的遠走
    唯有我的魂與魄是我的旅伴
    最好你們都遺忘了我的存在
    不要為我悲歌
    不要對我懷念
    我不是你們應當刻在記憶裡的存在
    把那個位置留給其他人吧
    把那個位置留給
    仍然能夠碰觸的人吧
    最好你們都遺忘了我的存在
    最好讓我孑然一身、沉默的離開

    2018_05
    11

    我覺得大家第一個反應大概是:有一人的嗎?
    答案是有。
    2018_03
    23


    其實是之前有買到同系列修奈達,發現還有龍鬼之後不小心喜歡上。
    因緣際會囉,總之又入手了這隻
    不多說太多,大家看看圖就好(?

    基本上我給這隻評價挺高,甚至衝過最近那個ZA的系列
    不是其他原因,在於關節部分
    可動王關節轉動的聲響真是大快人心........足夠順、同時也夠硬,簡直是天堂

    同時可動範圍也足夠寬廣,可稱可動王了
    否則那隻零式就是一個殘念。
    2018_01
    30

    >>>給

    來自於<雜筆> 

    或許感到了迷惘的自己